武极宗师 后记 原始之主(下篇)
福彩开奖 www.vxyks.com.cn 加入收藏
    【武极后记、下篇之原始方成】

    永恒虚空之外。

    无处不在的混流,彷如波动,仿似暴风,仿若光芒,没什么能形容这些乱流的根源性质,宛若不知其玄妙的物质。

    此乃原始世界的混流域。

    号称万世万界之起源的原始世界,分为十三法则位面,位面外界便是混流域,非神明不能存活。若有五维生命在此,根本坚持不了多少时间,便要毙命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呈现方形的永恒虚空之外,坐落着一片宫殿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方形的永恒虚空,不断摺叠,同时扩张,始终维持在某一个区间范围,变幻莫测,难以衡量。尤其是摺叠与扩张之间,湛耀万彩缤纷的颜色,辉煌离光。

    嗡嗡。

    那片宫殿运转不息,隐藏邪恶。

    这是冥渊合盟的神明居住之处,约有上千位原始神、上万位主神以及数之不尽的神明,端坐于宫殿内,等待着十八位至尊神的返回。

    它们知道。

    面前的方形秘境,蕴藏无与伦比的机缘,乃至于整个合盟的神明全部调动到了这里,时刻准备着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它们想不通,什么样的机缘能让十八位至尊神自斩境界,甘愿消弭生命层级,非要进入这方秘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片宫殿的中央。

    殿内,漂浮着一樽遵座椅,上面安稳坐着一位位或是气息磅礴、亦或气概幽深的存在,正在进行商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这么一直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吞噬位面的地盘,时刻出现变动,若是再不回返,恐怕定当遭到其他宗盟的侵占。没了领地,便没了资源,届时合盟内将再无新生的神明。”

    一位四目男子,淡漠开口。

    名为宿旱的它,偶尔眨动四目,漠然无情的眸子里,有一间间冥世地狱,且那墨绿长发仿似一条条凶恶神蟒,疯狂吐动舌信。

    “宿旱,话虽如此,但吾等难以离开。”一位原始神开口。

    另一张漂浮座椅上。

    岩石模样的原始神,咔咔的张开嘴巴,一边啃咬金属生命,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正是如此。至尊神才有统领权限,倘若吾等私自撤回位面,那至尊神返回以后的降罪,谁来抗?”

    那些金属生命,仍在哀嚎。

    可无论怎么惨叫,也挡不住它的啃食。

    岩石原始神冷笑一声,闭阖双目,懒得再作言语。可那四目男子宿旱却瞥了它一眼,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宿旱睁开四只地狱眼眸,内有无数沉沦地狱,缓步走到岩石原始神的面前,指了指自己的眼睛:“你,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岩石原始神一口吃掉金属生命。

    宿旱笑了,轻声道:“仔细看,吾之眼眸。”

    “哦,四只眼睛丑了一点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岩石原始神再次掏出一个哀嚎不止的金属生命,磨了磨自己的岩石牙龈。

    哦?

    丑了一点?

    宿旱眯起四只眼睛,手掌蓦然一动,有如地狱伸出无穷无尽的恐怖触手,一把抓住岩石原始神,将之拖拽到了地狱之底。

    嗥!嗥!嗥!

    数之不尽、种类繁多的幽灵,寰绕周围。

    岩石原始神看了看手里消失的金属生命,顿时脸色巨变,岩石身体转为深青,浑身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至,至尊神?”

    它语无伦次,惊骇莫名:“你的地狱冥世卷,修炼到了圆满?什么时候,怎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须知。

    原始神晋级至尊神,乃是漫长无比的关卡。

    哪怕盖世级天才,也需要一定的机缘,至于它们这样的天赋,虽然堪称卓绝超常,可想晋级至尊,太难太难。

    岩石原始神想不到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宿旱居然修炼到了地狱冥世卷的圆满境,以无数地狱的支撑,成就至尊。

    “你非要逼我,与你好好商量,偏要作死。”宿旱冷冷道。

    作死?

    岩石原始神吓得浑身一颤,连声道:“宿旱,宿至尊,在下言语实在粗鄙,若有冒犯,万请您宽恕我的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宿旱淡淡宣判。

    听到前半句,岩石原始神登时面露喜色,连连道谢,但后半句听到之后,身躯都变得煞白,惊恐无比,地狱冥世卷的最出名之处,便是苦痛与折磨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宿旱身影变淡,最终消失。

    寰绕周围的邪恶幽灵,呲牙咧嘴,鲜血淋漓,肆意地扑向绝望的岩石原始神,只剩它那双石质的恐惧眼睛,以及颤颤巍巍伸出的手臂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叫,那手臂跌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或许一个刹那,或许一个纪元。

    岩石原始神终于清醒,脱离那永无止境的痛楚,大汗淋漓地看着自己面前宿旱,忙不迭的告饶:“至尊,至尊,在下有错,求您宽恕在下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宿旱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原始神也悉数噤若寒蝉,不敢开口言语。

    刚刚的刹那间,它们全都察觉到了至尊修为的伟岸气息,更感到了隐藏在宿旱体内的无穷邪恶,这让它们坐立不安,甚至有些原始神站了起来,不敢落座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不必惊慌。”宿旱摆摆手。

    立威之后,自然便是安抚。

    宿旱身为至尊神,可随手镇压在场的原始神,可也懂得高压极易导致适得其反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宿旱张开双臂,改变宫殿外形,令墙壁向两侧分开,露出方形的永恒虚空,不断摺叠,不断扩张,轮转反复:“看看,这座神奇的秘境确实蕴藏大秘密。但十八位至尊已经进入其中,没有吾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吾等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等待,而是回返位面,稳固宗盟的领地。”

    宿旱的一言一语,蕴涵至尊威严,渲染出了一股不可置疑的森森宣判,谁若胆敢不同意,恐怕当场就要死亡。

    于是乎。

    诸多原始神暗暗颔首,称赞不停。

    “至尊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“总归还是宿旱至尊想的周全,吾等必须秉持至尊之言,不可以有丝毫违背。”

    它们议论纷纷,尽皆认可,但在下一瞬间,却悉数愣在原地,呆呆地望向外界。

    恩?

    宿旱一怔。

    那岩石原始神瞪圆了石质眼眸,颤颤巍巍地指着宫殿前方的方形世界,磕磕巴巴道:“生,生命,有生命从里面出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宿旱眉头紧皱,欲要转身。

    但它只是假装摆出这一姿势,非但没有转身,反而神力感知悄然无声的灌注全场,警戒无比的盯着在场的原始神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想欺诈于吾?

    十八位至尊神进入方形秘境,都不曾出来。怎么可能忽然冒出来一个生命?定是这些原始神之内,有某位同样突破了至尊神,想要取代自己的位置,夺取主导权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它宿旱何等聪敏,瞬间想通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任宿旱再怎么警惕,再怎么观察,也察觉不到任何一位原始神存在其他念想……难道那位隐藏起来的新晋至尊,主掌幻境,能完全影响其他原始神的思维意识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主掌幻境,新晋至尊,是谁……究竟是谁?”宿旱死死感知着每一位原始神,却察觉那表情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正当它惊疑不定之时——

    嗒。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踏地声音,响彻背后。

    宿旱愣住了,缓缓回首……它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,那脸庞晶莹璀璨,那双眸仿佛蕴涵一切,那体型更是匀称无比宛若世间最完美的物事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

    宿旱瞪圆了眼珠。

    自己的神念感知之内,分明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一生命,可它的眼睛却愣是看的一清二楚,甚至看到了白衣青年嘴角上勾勒出的一缕冷漠淡笑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宿旱下意识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背负双手,眼眸流露出霸烈淡漠的韵味,轻声道:“我乃原始之主、方成。”

    原始之主?

    宿旱呆住了,其余原始神也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的修为层次,哪怕语言完全不同,也能轻易感受其内蕴涵的信息……原始之主,这名字实在太恐怖,太震撼,太过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猖狂,嚣张,无知,愚蠢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的词汇,都难以形容它们的心情,仿似被巨锤猛然敲中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敢如此自称!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,若让至高至强的法则源祖们听到,你死,吾等也要为你陪葬!”

    宿旱怒叱道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面对一袭白衣的方成,它竟然生不出与之为敌的心思想法,仿佛低等生物面对高等生命体,只有无量压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源祖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方成背负双手,轻轻吹了口气:“我此次临世,正是要打破那高高在上的至强源祖,叫苍天更替改换,让世界焕然一新。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哗哗!

    那口气,化作有如实质的银白色彩,渲染出了一股纵横睥睨的酷烈气概,犹如天穹之上的莫名存在,降下法旨,审判一切。

    倏然之间。

    一口银白之气,浩浩荡荡,灏灏淼淼,泛着数之不尽的光彩,瞬间扩散无量,当场覆盖无尽,顷刻弥满整片宫殿区域,宛若一道磅礴星空瀑布,垂落之时,亦是盖罩全场之刻。

    一场灭绝盛宴,就此开启。

    其实这世上没有太过分明的善恶黑白,包括这些冥渊合盟的生命体们。但对永恒虚空而言,对方成来讲,它们身上有着不可饶恕、难以洗刷的罪孽。

    若非它们,没有仙者。

    若非它们,没有狱族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对于方成乃是血泪磨砺,但他宁可不要这些磨砺,宁愿那些只存留在记忆当中的遗逝美好得以继续存在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他的血泪磨砺,对修行者们则是痛苦灾难。

    无数美好,有幸福和睦的家庭,有热恋多年的恋人,有相依为伴的兄弟姐妹,更有数不清的牺牲了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修行者,默默牺牲,凄惨壮烈。

    这些仇恨,不能理解,不可包容,不配原谅,不值得生出一丝一毫的犹豫……快意恩仇,生杀由心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方成淡淡道:“今日今日,我方成判你等死罪。”

    浩荡沉闷的宣言,宛如无际雷霆劈裂苍穹,震荡周遭!

    其内蕴涵的霸烈,犹如飓风咆哮席卷乾坤,福彩开奖:震骇一概!

    随着这道审判宣言,永无止境地弥漫宫殿区域,辉辉荡荡,络绎不绝。那一口银白气,也终于昭显无与伦比的杀机,所过之处,一切生命尽皆毙命陨落。

    “不不!”

    “吾乃神明极限,吾能力战主神,吾岂能死于此地!”

    “不甘,吾不甘心啊啊啊!历经万兆岁月,终成主神境界……到底是谁?谁,谁是方成啊啊啊!”

    冥渊合盟的修炼生命们,痛哭流涕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随着灭绝延绵,生机连续熄灭,那些接连不断的哀号声音也微不可闻,直到彻底消失,这也证明了冥渊合盟的全数灭殆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座唯一剩存的宫殿里,还有上百位原始神以及至尊神宿旱。

    方成脚踏虚空,衍生光圈,宛若真正概念上的无敌主宰,降临在这世间,终结亿万邪恶:“你等,该死。”

    他伫立高空,俯瞰下方。

    宿旱也明白这位白衣青年方成,极有可能是规则掌控者,绝非它们这些神明能够抗衡的存在,索性沉声问道:“尊敬的掌控者,吾等与您似乎并无仇怨,为何下此杀戮?”

    其他原始神也紧紧盯着方成,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“无仇,无怨?”

    方成冷笑一声,脸庞弥漫寒意:“你们遣送神明到我的家乡,犯下滔滔不绝的杀戮罪孽,比起邪恶残暴,我却不及你等万一。”

    宿旱欲要辩解。

    方成却淡淡宣判:“勿要多作言语,你等无免死罪。”

    死罪!

    他长啸一声,浑身流绕灏灏烈烈的浩渺威势,右掌并指成刀,宛若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刃,更有银白色彩寰绕衍生,蕴涵着不可思议的本源力量,划过无穷遥远的距离,骤然落向前方的宫殿。

    霸烈!生猛!

    刹那间,世界希声,再无光芒。

    随着这道刀芒的前行,周围混流域的一切混流都在颤抖,仿似不堪承受这一刀的威能,似乎撕裂,似乎崩塌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些剧变,瞬间化作了一幅亘古不动的雕塑画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一道姹紫嫣红的漩涡,疯狂转动,自莫名空间内降临,似乎宇宙黑洞,似乎炽烈恒星,携着不可抵御的恐怖威压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方成嘴角勾勒轻笑,望向上方。

    那不知形态的存在,仿若永恒不息的空间,由无穷无尽的空间组构而成,蕴藏难以理解的力量,降临之时,也令周围混流域犹如孱弱不堪的玩具,通通破碎,一一崩塌。

    塌陷,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坍缩,恐怖无极。

    不息,不止,不停……永无凝滞的塌缩,进行的同时,这位莫名存在也睁开了一只血红颜色的独目,渊深如海,渲染不可莫测的至高至强之威严。

    “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继承了厘庞遗留的幸运儿。”

    这只血红独目,弥漫戏谑,正是空间法则源祖。

    空间与时间的概念仿似混淆不堪,物质与能量的存在好似崩溃不存,混流域彻底沦落虚无空间,凝固不动!

    “银笃尼西崖?”

    方成却开口一乐,漠然道:“我等这一刻,等了很久很久……终于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微微一笑,眼里满是鄙夷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普通规则掌控者,也配让它低下高傲的尊威?哪怕身为世界规则掌控者厘庞,不也被自己活活逼迫到死。

    哪怕死了,都不甘心,才化作一道执念。

    至于眼下的方成。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根本懒得搭理,只是淡淡道了一句:“冥渊合盟的遣送神明进入这方世界,乃是吾的暗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蝼蚁的你,有何意见?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涵着一股典雅与毁灭的混乱无序,散布倨傲与凛然,甚至声音化作音波,欲要打压一番方成,虽然不杀,可也让方成知晓一下什么才是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方成手指一弹,灭尽音波。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会儿,正色道:“我确实对你有意见,怎么,你想听一听吗?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银笃尼西崖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配做法则源祖,该死,该杀,应该自裁……恩,自裁你懂不懂?简而言之,便是自己了解,免得让我多费拳脚。”方成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脑袋都懵掉了。

    不对劲儿,难道眼前方成所用的语言,与通用语接近,但意思完全不同?可,可方成的思维波动,与这一句却互相匹配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——

    竟然有生命,胆敢挑衅法则源祖?

    如此侮辱,堪称不可赦免的死罪。

    “有趣的生命。”银笃尼西崖叹了口气:“真可惜,一位普通规则掌控者即将陨落在此。吾很想知道,难道厘庞那下贱东西临死之前,没告诉过你什么是法则源祖?”

    “告诉了。”方成声音骤然变得低沉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为何偏偏要主动寻死?”银笃尼西崖感慨于方成的无知愚蠢,乐得不行……看在让自己发笑的份上,心中做出了决定,先与这只可怜的幸运儿聊上两句,然后再随手捏死。

    至于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自己随便派遣一个下属,强行夺取世界权力即可,反正厘庞的执念也已经消失,这幸运儿也即将死亡,此方世界的归属权,也合该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寻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寻找你。我答应过厘庞,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方成一字一顿的铿锵吐字,嘴角渐渐勾勒出一丝笑意,仰首凝视着银笃尼西崖,再不顾忌内心杀机。

    诛杀空间源祖。

    然后再清理法则源祖中的败类,最后回到永恒虚空,过自己一直渴望的日子。

    刹那后。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冷冷开口,目光射出一道浩渺射线,欲要瞬杀这只愚蠢无知的幸运儿:“不知尊卑,无礼无德,合该死罪。”

    方成正待启动体内的原始规则。

    呜啦。

    一道裂缝,凭空显现在射线下方,吞噬了这道灭绝性的攻杀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远处的混流域,有一位紫发披肩的美貌女子,款款走向这里。那容颜看似普通,但却集合了所有与美有关的道理与涵义。

    倘若生命层次太低,甚至看不清她的美貌。

    这是圆满无暇,亦是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她正是制作吞噬法规的吞噬源祖、楽。

    “银笃尼西崖。”

    楽淡淡瞥了眼方成,开口道:“当初没阻止你打杀厘庞,已经算是给你面子。怎么,眼下还想杀了厘庞的继承者?未免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源祖本尊?”银笃尼西崖独目一眨,暗道糟糕。

    自己本想瞬杀方成,了结一切。可却没想到,吞噬源祖楽一直关注此地,竟然降临本尊,阻止自己。

    它这道独目,乃是源祖化念。

    化念与本尊的差距,至少在亿万倍以上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摇摇头,漠然道:“楽,既然你开口阻拦,吾自当留方成一条命。不过他侮辱于吾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这,你总不该再阻拦了吧?”

    楽叹了口气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她也知晓空间源祖银笃尼西崖的脾性,太暴躁,也太狭隘。既然救下方成的性命,她也懒得管太多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方成却颇感好笑:“银笃尼西崖,你死到临头尚且不知?”

    “厘庞的继承者,别再挑衅它!”楽蹙了蹙眉,有点失望,传音给方成提醒:“源祖之威,不是你能想象的。你好歹也是普通规则掌控者,更有这方世界,莫要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。”

    方成摇摇脑袋,朗声道:“吞噬源祖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但银笃尼西崖作恶多端,实在该死,况且它胆敢对我心生杀意,这可是难逃死罪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毕。

    下方宫殿里的那些原始神以及宿旱,吓得浑身发麻,只觉得脑袋差点炸掉。

    两位源祖降世,已是亘古罕见。

    它们活了这么久,可也没资格面见法则源祖,仅是透过无穷遥远的距离,观望一番源祖们的至强之态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那白衣青年方成居然宣称要击杀空间源祖,这简直不能用作死形容,真真离谱到了极点,他,他怎么敢!

    蓦然间。

    方成忽然伸出右掌,向下方宫殿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道皓烈磅礴的伟岸巨掌,泛着焘焘银芒,焚煮一切,破灭万事万物,当场湮灭了宫殿内外,抹除了宿旱它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甚至,它们还没来得及求饶。

    摧枯拉朽。

    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一阵混流,席卷而过,登时令凝固原地、纹丝不动的它们,如若粉末般渐渐飘逝……那或是狰狞扭曲、或是惊恐欲绝、或是崩毁迷茫的目光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在银笃尼西崖眼底下击杀冥渊合盟的原始神,你这是在当面挑衅它的威严。抱歉,吾也护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楽叹了口气,怜悯地传音方成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了此刻,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畴。若是方成稍微收敛点自己的愚蠢,尚可帮助一番,可这么作死。除非再有一两位源祖能冒着得罪银笃尼西崖的风险,帮助方成,或许能拯救得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楽摇了摇美貌绝伦的脸蛋,端立一旁,惋惜注视着即将发生的悲惨一幕。

    一位规则掌控者,即将陨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气的独目都在发颤,泛着殷红。

    其目光有着扭转混流域的无穷暴怒,蕴涵着深深渗透灵魂心神的寒冷情绪。

    “卑贱的生命,我赐你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表示吾的愤怒,吾正在亲自降临本尊,让你明白什么是至强至高赐予你的绝望。”

    随着怨怒无情、凛冽无绪的浩然震荡言语,殷红独目渐渐隐藏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以辨识的深红阴影……那阴影一点点扩散,直至弥漫到了整个天穹,笼罩住了所有空间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的本尊,终究降临。

    那是深厚无比的血红影子,由不可计量的空间组构而成,每座空间内都有弥满当空的血液,仿似一片片血海空间,链结组合,化作银笃尼西崖的本体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重重血影最终演化成了一个身有两对犄角的空间形状,戏谑地睁开菱形眼眸,幽邃可怖:“死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一缕血色,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哪怕本元规则掌控者,面对这么可怕的杀伐,也要当场毙命,根本反抗不了,此乃绝对差距。

    “刀!”

    “这一刀,斩你源祖位格!”

    方成双目闪烁冷冽,踏出一步,扭转空间方向,升腾到了银笃尼西崖的正前方,双掌骤然合并,如刀如锤亦如光,似有似无似一切,登时爆发出了莫可理解的本源力量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一道银白刀芒,倏然冲出。

    浩荡皓烈、莽莽生辉、缤纷普照的银芒,似刀芒似声音,似审判似剥夺,瞬间落在银笃尼西崖的躯体之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在发什么疯?”银笃尼西崖猖狂而笑。

    它乃空间法则源祖,拥有至强至高的力量。而这一切的来源正是冥冥之间诞生的法则位格。

    除非它死,否则位格不可能脱离。

    更遑论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幸运儿,随手一斩,便能脱离?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那银芒剧烈坍缩凝聚升华,震荡无穷无尽无垠无极,化作了一股超越时空、凌驾世界、盖压一切的打击,透过银笃尼西崖的源祖之力,穿过银笃尼西崖的源祖之身,径直打在法则位格之上。

    世界希声。

    混流不再。

    这一刻,整个原始世界的十三位面,尽皆撼动,仿佛有着某道基础架构,破碎了,坍塌了,虚无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银笃尼西崖的无数眼眸,疯狂闪烁,修为狂降,竟然跌落到了至尊神的程度,身体更开始崩裂。

    分解!

    粉碎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扭曲到了极致的紊乱振荡景象,瞬间急剧膨胀扩散而出,碾压上下左右、清扫四方八方!

    自核心处,方成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他眼眸骤然转为银白相织,右掌轻轻抬起,汇聚着最为玄奇、最为本源、最为初始的原始规则,泯灭一切,摧毁湮绝,点向惊骇欲绝的银笃尼西崖。

    “这一指,杀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霸烈铿锵的宣言,响彻周围混流域。

    吞噬源祖、楽,看得瞠目结舌,思维运转无数次,却崩溃的认清了一个真相……眼前这位白衣青年,似乎已经凌驾于至强至高的法则源祖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敢动弹,仅能伫立原地。

    一股天地崩塌的情绪,回荡心扉之间,她顿时明白源祖的地位终究被撼动了,原始世界的至强,已经不再是源祖,而是来自于厘庞世界之内的白衣方成。

    方成再次踏出一步,缓缓踏空而行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他犹如审判世界的至强主宰,目光隐涵难以理解的规则:“这一言,杀你灵魂。”

    一步一生灭轮回,一步一巍峨磅礴,仿佛有无数可能性诞生,仿似有无穷未来象演化,最终汇聚于方成身后,化作一道银芒圆圈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一刀剥夺源祖位格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指点杀性命根源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眼灭尽灵魂尘埃。

    当这三者结合,登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毁灭性,让银笃尼西崖瞬间崩塌,融化,消解,融散,只剩下那无数道崩溃欲绝的目光,根本不敢置信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它,贵为空间规则源祖,怎能死亡?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吾乃空间源祖,吾至高,吾至强!”

    单论心性,银笃尼西崖甚至比不上普通的原始神,它怨怼不甘地伸展空间躯体,欲要抗衡。

    但在刹那之后,它当场定格。

    混流域,充斥银白缭绕的莫名光彩,覆盖范围之内,一切混流都在泯灭破碎,极量色彩弥漫乾坤,彰显出了原始之主的真正概念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法则源祖,只需三招。

    而那空间源祖银笃尼西崖则是纹丝不动,深红空间的躯体,犹如一座万古永存的雕塑,横亘混流域之内。

    “银笃尼西崖,亡。”

    方成注视着这座血海叠合空间的躯体,目光浩瀚平淡,宛若蕴藏无尽苍穹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哗哗哗……那一片片满溢血海的空间,当场溃散,第一任空间源祖银笃尼西崖也登即毙命。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无论近在咫尺的吞噬源祖、楽,亦或远在其他位面的法则源祖,尽皆震撼无比地看向白衣方成,内心情绪的激荡,堪称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法则源祖,不再是至高至强了!

    “你会怎么处理吾等源祖?全部杀光吗?”楽挪动一步,站在方成侧方,问出了所有源祖皆在关注的问题。

    哪怕隔着无穷距离,源祖们也能投注感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原始世界的十二位法则源祖都在心惊胆战的注视方成,面临着修炼生涯第一次等待宣判的弱者。

    方成淡淡瞥了眼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遥遥看向其他区域的十一位法则源祖,开口道:“心性不堪者,死。作恶多端者,死。其余可活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判定标准?”楽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那美貌绝伦的脸蛋,隐涵一丝惊惧,哪怕贵为法则源祖,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审判也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方成轻笑一声,感慨道:“若非你的吞噬法规,我也难以成就原始之主。所以不管你是否该死,我都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吞噬法规?

    楽的一双美眸惊呆了,不可思议地瞪着白衣方成,只觉得无数岁月以来的观念都在崩塌瓦解,错愕情绪填满心扉。

    “吾随手造出的吞噬法规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玩具,竟能造就这么一位匪夷所思的至强存在?”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方成悠悠轻叹,双眸湛耀一抹抹银白光彩,踏步而出,走向第二任光明法则源祖:“暖暖与思辰还在等着我,得加快速度,可别让她们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咚——方成身形消失,降临光明法则位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谢读者老爷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鼓励,感谢感谢。

    另外。

    咳咳,新书君临星空一月一号上架,厚着脸皮求一下收藏,如果看的还可以,恳请赐给扑街一个首订。首订太重要了,作者君目前是全职码字,假如首订不好,没推荐,恐怕真要扑街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。

    不替新书延缓完本时间,不在新书里发后记,就是为了对得起读者老爷们的支持,可能您觉得武极不错,君临却不好,所以不想强迫性的给新书引流。

    遇见你们,我很幸运。

    一直在说这句话,因为真的真的非常感激每一位正版读者老爷,祝大家圣诞节快乐,即将到来的崭新一年里收获到更多的美好……无论亲情,爱情,事业,都祝福我的读者老爷们能快快乐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