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纹战记 第865章 安宁(全书终)
福彩开奖 www.vxyks.com.cn 加入收藏
    王铮的脸色如死灰,如果真的按罗烟宙王所说的,进入到这里,不死不灭,生命与时间一样,得到永恒,又被时间束缚在这里,根本没有办法脱离的可能。

    而自己现在就在时间壁内,已经替代了罗烟宙王,已经是陷入到了困局当中。

    罗烟宙王的眼睛里,没有一丝怜悯,冷漠地说道:“想要离开,很简单,用你万年的修为来制造一个骨纹指引助手吧,也许你也可以像我一样,找到一个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生命永恒,固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这一种永恒,是用失去自由,生命被囚禁在这里,这一种生命永恒将会变得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一但被囚禁在这里,生命就是一种轮回。

    花费一万年的修为来制造一个骨纹指引助手,然后又是苦苦修炼一万年,重新恢复到宙王级别的实力,又自毁修为来制造骨纹指引助手……

    周而复转,像是没有尽头,直到像自己一样,最终是换到了王铮这一个替代品。

    骨纹指引助手,就像是一个骗局的工具,将人引诱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王铮突然好恨,恨自己为什么有着如此好奇心,如果自己不到这里来,自然就不会上罗烟宙王的当,就不会被囚禁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么做。”王铮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有一种崩溃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惊恐,福彩开奖:王铮跪倒在光球的内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罗烟宙王大笑,他说道:“不能这么做,我等待了数千万年,就是为了这一刻,你却和我说,不能这么做?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露出了一个狞笑,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享受吧,我就要离开这里了,哈哈哈哈,真的想看看,数千万年后的宇宙,这一个世界是什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罗烟宙王的疯狂形态,王铮满是懊悔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双瞳孔却是无声无息间出现在罗烟宙王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王铮的眼睛,陡然瞪得巨大,他绝对无法忘记这一双瞳孔。

    这一双瞳孔的出现,罗烟宙王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疯狂的神色消退,脸上甚至是露出了惊恐万状的神色,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瞳孔含着无尽毁灭的神色,落到了王铮的身上,然后又是落到了罗烟宙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是亚空间之瞳,亚空间里唯一的能量之神,也是颠覆之神,如果说宇宙法则已经是这一个世间的法则的话,它就是亚空间里的法则。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想到自己立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,忍着惊恐,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亚空间,充满的永远都是毁灭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,亚空间的力量,又是最神奇的,因为通过它,可以让强者们实现了空间跳跃。

    王铮的眼睛又是瞪得滚圆,亚空间之瞳,怪不得自己在穿越亚空间时,似乎感受到有什么盯着自己,想来应该是这一双瞳孔了。

    身为亚空间里的神,只要它愿意,它无所不在,甚至说是利用亚空间,这一个宇宙里,它可以随意地出现在任何的地点。

    “替代品,空间之瞳来了,我就可以解放了,哈哈!”罗烟宙王激活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确实是等了数千万年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这一双瞳孔,却是淡淡的消失掉。

    “不,这是怎么回事,你回来,你给我回来。”见到瞳孔消失,罗烟宙王却是失态地大吼起来。瞳孔的出现,其实就是确认镇守人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瞳孔却是直接消失掉了,根本没有进行轮换。

    罗烟宙王难以置信,他无法接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此时,困在光球中的王铮,却是一改之前的各种神色,脸上带着那一抹淡淡的自信笑容,如果认识王铮的人,一定会知道,这一刻的王铮,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在王铮的身上,哪儿还找到一丝悔恨之色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罗烟宙王望着王铮的变化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,这一刻,他睁着血红一片的眼睛,狠狠地盯着王铮。

    王铮淡声笑了起来,说道:“很不好意思,打扰了你的美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罗烟宙王的脸上,带着灰败,更应该说是气急败坏:“你不是已经被困在光球中了吗?为什么空间之瞳没有锁定你?这是为什么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铮发出了呵呵的笑声,他似乎是无视掉了这时间之壁的囚禁,直接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王铮的样子,哪儿还有半分之前拼死也出不来的困境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烟宙王倒吸着寒气,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王铮说道:“很奇怪是不是?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脸色灰败,失神地说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?不,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?”

    王铮说道:“其实来的时候,我并没有识破这一切,但事情就是这样,往往人不能太过于自信,所以我很慎重。更重要的一点,其实就是这一个世间上,没有无原无故的爱。到达宙王后,我更是知道骨纹指引助手想要制造出来,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自毁修为不说,关键是,谁会为了一个莫需有的人物,却精心地安排一切,让他可以快速地成长到神王级别?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临终,也不可能会有谁会为了这一个不

    知所谓的人付出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最后的提示,它充满了诱惑,可是我看到的,却是一个陷阱。之前的一切,都是为了这最后的提示,看似是指路,但在我的眼中,却是不断闪烁着警报灯。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笑了,却是惨笑。

    确实啊,这一个世间上,不会有无原无故的爱。

    最后的提示,看似是一个诱惑,最后的秘密。可是仔细一想,真的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,到达宙王级别的存在,已经不会在意什么财富宝藏之类的了,因为他们已经是至高无上,世间再无任务的物质可以让他们动心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怎么骗得过我的眼睛的?”罗烟宙王还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王铮说道:“很简单,我在混乱星系的中心区域时,就感觉到了属于你的波动,不用怀疑,骨纹指引助手可是你制造的,带着你的能量波动在。更重要的是,我对时间法则有着很强的研究。两者一结合,我便推测出有可能你没有死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很让我震惊,但我宁愿相信这一个可能,也不会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试想,一个花费数千万年要将你诱惑来的人,一个还存在着的强者,会无原无故地让你到来逛一圈就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反常即为妖。”

    “我踏进来的时候,我用符脑查找了一下,发现你所属的时代,全息投影技术是不存在的。利用这一个,我直接全息投影了一个我出来,让他代替我到这里面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幸,我的慎重让我得已脱离这一种永恒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能够成功的因素,这就是这里的时间结构,它像是一种束缚,能够让你的力量不能动用丝毫,也就是说,在这里,你不过是一个普通吞噬族人而已,你不可能发现得了全息投影的秘密,自然也就无法识破这一切了。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突然感觉到很可笑,自己感觉自己才是一个彻底地小丑。

    数以千万年的等待,让他失去了所有的耐心,所以才会露出一个个破绽来,最终在看到胜利的那一刻,却被人狠狠地踩入到了地狱里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狂着的罗烟宙王,却是陡然用尽所有的力气,狠狠地将自己的整个喉咙给扣断,直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王铮微微摇头,这里是时间永恒的啊,生命也是永恒的,这么做只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果真,下一秒,喉咙扣断,鲜血狂涌的罗烟宙王,时间如同倒退一样,又是将他给复原,消失的生命重新回来,就是想自杀,也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不死不灭,时间与生命永恒。

    罗烟宙王打着哆嗦,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王铮摇头,说道:“我走了,感谢你的成全,如果没有你,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,有可能地球也被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猎场。不管你接不接受,请让我说一声:谢谢你,师父!”

    罗烟宙王陡然睁开了眼睛,却是化成了一笑:“很好,听到这一声谢谢,至少我所做的一切,变得有意义。数千万年来,至少还有人来和我聊过天,一切都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王铮,仅仅是点了一下头,便是消失掉,仿佛是从未来到过一样。

    混乱星系之外。

    王铮关闭掉了符脑上的全息投影功能,他应该感谢科技的力量,让全息投影可以被自己这么利用,也感谢自己的慎重。

    回头望了一眼这赤热的太阳星,王铮撕裂着空间离开。

    也许万年之后,罗烟宙王又会制造出一个新的骨纹指引助手来,又会有幸运儿出现,最终罗烟宙王会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已经是不知道多少万年之后的事情了,谁又会去想呢?

    至少眼前自己是自由的,有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宙王,已经是至高无上,自己还有什么好追求的?

    让自己牵挂着的人类命运,又在自己的安排下,挤身成为了十大种族之一,成为了强族。一切,能够做的,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一生奔波修炼,现在也算是功得圆满了,是好好陪着自己的家人的时候了。”王铮喃喃自语着,当到了自己这一个位置,其实除了家人之外,已经是无欲无求,心若止水。

    混乱星系的中心,这一个秘密,也许除了王铮之外,再无一人知道,谁也不会想到,宇宙是可以轮回的,或许数以亿万年后,这一片宇宙,又会化为灰土,一切的痕迹,皆会消失掉。

    宇宙的交替,本来就是法则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球某个城市的郊区外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不太显眼的小庄园,阳光洒了下来,让人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,一个年轻人靠在一颗大榕树下,他从手中的书本挪开眼睛,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   不曾有过的生活,从小就渴望的生活,在这一刻才是真正的拥有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,住在自己的家乡中,心中安宁。

    远处,是几名正在散步着的女人,她们的容颜绝世无双,却是彼此轻笑着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“这种生活,很好。”

    和自己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,闲时如同普通人一样享受生活,与美食为舞,无约无束。

    淡淡地一笑,年轻人又是抄起手中的书,靠在榕树底下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(全书完)